- 學刊十期 -
四季

   一年四季十二月,季季都有令人回味的意象。
  大年初一,春天的開始,人人放假人人回娘家,台鐵座位早已訂滿,高鐵自由座盡是人,高速公路大塞車,來往離島的班機因為誤點而被民眾罵得一無是處的畫面,呈現在電視新聞上,真的再尋常不過了。春天對大自然而言,是冬季的休息後,重新開始生長,春風總能帶給人們一點溫暖、一點生氣;人們便學著大自然「重新開始」,除舊佈新、飲水思源,團聚的人潮永遠如春天野草萌發般地熱鬧。
  夏天,暑假前,學生們盼望著颱風假;暑假開始,他們則紛紛爭先恐後地出去玩。這個季節,酷熱的太陽總想把人曬昏了才罷手。這個時候,到海灘上,接受次次海水的滋潤,聆聽陣陣海浪的聲音,最清爽、最快樂,最容易忘卻那炙人的艷陽。
  秋天,落葉是這個季節的代言人。枯黃的葉子,就像泛黃的照片一樣,溫和的黃色總是勾起人們心中迴響的記憶。這種景象在都市中很難見到,見到了是一種享受。但當那秋風徐徐吹來時,縱使身在都市,映入眼簾的仍是一幅幅溫馨的畫—便是秋天的感覺,一切如往常運作著,加上額外的安全感、額外的幸福。
  冬天,在台灣不夠高的地方,是看不見雪景的。颳寒風時,街上被外套包得像木乃伊的行人,明確地表達了冬季季風不下雪時不減的威力,可能會寧可待在家裡依偎著暖爐吃湯圓吧。冬天代表著一年的結束,人們隨著本地冬至團聚的習俗,外國聖誕節的活動,結束今年的努力,期盼明年再豐收。
  一年四季十二月,於是過去了,每年都是新年,每季皆新季,每天都是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