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期 -
送給您,我的祝福

   終於,在您頭上的那一叢黑髮中,竄出了一絲絲銀白色的紗線。
  您恐怕一直不知道我對你是非常依賴的吧!我知道我經常頂撞您、消遣您,但那是因為我說不出甜膩的話,事實上,我不是瞧不起您、也不是不服您,是我不願面對我自己,也許這是另一種愛面子吧!您常怨我長大了就愛頂嘴,不把您放在眼裡,也許是您太優秀,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吧!這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對您的確是完全的依賴,如果您是一座大山,那麼我就是山腳下的小房子。
  早已不記得上次祝福您是什麼時候了,也許是羽翮未整時吧!您常說我翅膀長硬了,想飛了,但您不知道,我恨不得永遠在家當一隻米蟲,而永遠不要變成蝴蝶。我遺傳了您好強又固執的個性,有時候明知自己不高明,卻還要嘴硬說自己什麼都行,如此心口不一的共同個性,理直氣壯地在我們之間築了一道玻璃牆,而我們竟然不去打破它。
  這種文字已經好久沒有從我口中吐出了,這種柔和的花朵般的言語,十幾年來沒有對您說過。從來,我說的都是如鋼鐵般堅硬,且如刀鋒般銳利的字句。而今,這篇文章是柔性而堅硬的槌子,那道玻璃牆即將碎裂,
  感謝您給我這樣的機會,讓您知道,您在我心中其實是個至高無上的父親,是個我無法望其項背的導師,謝謝您,我的父親,也祝福您,希望您永遠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