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二期 -
吹風的日子
很久沒有回到這裡了,這座落在永和巷弄中,由幾棟爬滿長春藤的校舍組成的育才國小。那記憶中廣大的校園,如今看起來狹小擁擠,十年前嶄新的壁磚,如今在歲月的洗滌下,褪去亮麗的橘紅,染上沉穩的灰白,走進微微生鏽的墨綠色大門,地上竟可見到剝落的油漆,而教室內莘莘學子的朗讀聲,正呼喚著旺盛的好奇心,於是加快腳步,邁開步伐,就在跨上階梯的一瞬間……一股春日的和風,汨汨流入心田,翻動回憶的扉頁,開啟了那段吹風日子的回憶……。
和一般學校不同,育才是昂貴又嚴格的私立國小,每天放學還要留校夜自習,但我並不覺得疲憊,反而慶幸有更多和玩伴玩耍的時間,那時最有趣又獲得師長認可的遊戲,就是「競速生字比賽」,簡而言之就是比賽寫作業,雖然我常常吊車尾,但仍覺得自己是贏家,畢竟作業總算完成啦!那時最要好的朋友,現在已經忘記名字了,但她那綁成辮子的柔軟長髮,和細嫩的小手,如今彷彿還握在掌心,我們在寫完作業後,常常去秘密基地,和風兒講悄悄話,至於秘密基地,是偶然發現的。
那一天,她陪著我將遲交的生字簿塞到老師桌上,兩個調皮小孩在大喊:「報告完畢!」後,忍住笑,拼命遠離辦公室,一見到樓梯便喘著氣,一屁股坐了下來:「嘿!老師不在耶!」她伸手要擊掌,「對呀!我剛剛擔心死了,但早晚要被罵的……」我輕輕嘆了一口氣,被一陣風緩緩吹走,煩惱也消失在風的舞動中。靜下來環顧四周,我們發現這裡是校園中,一個難得靜謐的角落,更特別的是,可以從欄杆扶手的縫隙窺看高年級的學長姐,和擺攤賣麵包的阿姨,而這裡似乎特別容易起風,風兒喜歡穿梭在百褶裙的皺褶間,吹著手風琴似的,一陣一陣的,也許是被欄杆梳開的關係,亂哄哄地恣意在階梯上彈跳,撲在我微微掩蓋在短髮下的耳垂上,閃避咯咯笑聲,鑽入齒縫中,激起清脆的驚嘆,「聽!風在對我們說話呢!」她突然聚精會神地豎起耳朵,讓我也緊張了起來,風兒要傳達什麼樣的信息呢?風兒應該很喜歡聽故事吧!兩個天真的小女孩煞有其事地,對著迎面的春風分享趣事,也許是無邊的想像力,又或許是真的,我聽得到風兒爽朗的笑聲,我感覺得到它熱切的回應,於是我們多了一個知己!每當孤單有煩惱時,風,成了最好的傾訴對象,它總是靜靜地陪著我,看著我,偶爾伸出手摸摸臉頰,拍拍頭。而當突如其來的搬家襲來,使我來不及打包友誼,好好道別時,風的撫觸成了最好的安慰,也成了傳信者,因為我堅信,每一次吶喊、問候和哭泣,風都會告訴妳!
如今,回到當年一起吹風的樓梯口,風的低喃沖淡了樓上孩子們的朗讀聲,鼻腔微微一酸,在被淚水浸濕了的畫面中,我看到了那年的我們,那年天真活潑,正心滿意足,起身要回教室的我們!妳拉著我的小手,柔軟的辮子甩在肩上,微笑著,而我一蹦一跳,認為這樣的日子會到永遠呢!雖然現在的我們不知道有沒有緣份,再一起吹風,但我總覺得,那些純真美
好的日子,早已埋藏在那風中,剎那、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