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復興專欄 -
弟弟開刀的日子
    暑假才剛開始,家裡的氣氛就不像以前那麼輕鬆,那麼愉快。媽媽總是在家裡跺來跺去,有時平靜、有時煩躁,忐特不安的情緒,讓坐在一旁的我,可以感受到那一股焦慮的心情,在空氣中迴蕩,我想去和媽媽聊一聊,說一說話,但我始終開不了口。
    弟弟一生下來,醫生就告訴我們,弟弟長大一點要開刀。這件事情我們早就知道,也一直放在心裡,可是真的要開刀,真的要面對的時候,擔心、掛心,就悄悄住進我們全家人的心裡。弟弟開刀的前一天,就先住進醫院,媽媽也在醫院陪他。忙著到處上課的我,總是心不在焉的想著在醫院的弟弟和媽媽。下課時雖然媽媽請乾媽來接我去玩,可是我並沒有一絲絲的高興;晚上要住在好朋友家,也沒有一些些興奮的心情。第一次單獨一人到朋友家住,感覺好像被小孩遺忘的舊玩具,又像被主人冷落的寵物,心情反而有些失落、有些不安。
弟弟開刀當天,我特地把時鐘調到八點,我怕錯過開刀的時間。「鈴│鈴│」八點整,鬧鐘吵醒睡夢中的我,我立刻醒來,一想到弟弟要進手術房,我便急急忙忙下床,牙都沒刷,跑到客廳,拿起電話,打給媽媽。電話那邊傳來媽媽輕柔的聲音,她不急不徐的說:「你弟弟打麻醉針時的叫聲,響徹雲宵,整棟大樓都聽得到。沒事了,他現在已經進手術室了。」雖然媽媽講得平淡,但電話這邊的我聽了卻很緊張,好像世界末日的到來。晚上八點,爸爸帶著我到醫院去看弟弟,一進病房,我本來以為我會聽到弟弟的哭聲,只見他躺在病床上,目不轉睛的盯著牆上的電視。沒有了以前調皮、活潑的模樣,卻也看不出一點點的痛苦,我想他應該早已把疼痛拋到腦後了!
弟弟開刀的這些日子,讓我體會到前所未有的擔心;也讓我感受到健康多麼的重要;更讓我了解一家人相聚多麼的珍貴。同時我也終於明白,媽媽為什麼要我和弟弟和睦相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