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四期 -
假裝

在家人面前,我看似獨立自主;在同儕之間,我看似樂觀大方;在師長眼中,我看似活潑有禮,古人說「逢場作戲」,我就像四川變臉一樣,換上一張張不一樣的面孔。

自幼或許是為了獲得讚美、鼓勵,或許是信任、喜愛,我開始假裝,假裝自己無時無刻都樂觀度過,假裝自己獨立堅強,假裝自己對生活的一切都泰然處之。面對失敗,表面上雖一笑置之,但心裡卻不斷鑽牛角尖,甚至還胡思亂想;面對寂寞,雖挺起胸膛,故作堅強,但卻更加心虛,像被關在地窖,外頭的一絲光明連瞄都瞄不到;對於朋友過分的戲謔、踐踏自己珍貴的事物,雖看似冷靜,但莫名的怒意湧上心頭:「難道友誼是可以這樣被玩弄的嗎?」即使仍耿耿於懷,但始終隱藏在心,不願坦白。 

直到我遇見了一個朋友,兩人講起話來,便是滔滔不絕,久久無法停止,字句之間毫無虛偽之情,也無矯揉造作之語,他了解我的情況之後,勸我面對真實的自己,漸漸的,我開始正視自己的一些想法,開始表達自己的感受,我發現,我過得比以前更快樂,和同學也相處得更融洽。

 我曾因為戴上了太多面具而影響了自己,我已學會適度表現真實的自我,眼前也開始透出了光芒,人與人之間有時難免需要假裝,但絕不能因假裝而迷失了自我,漸漸地,臉上的面具也開始趨於透明,露出了深藏在後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