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五期 -
豆花
     那個轉角,那個位置,每到夏天總有一攤賣豆花的小販,放學回家路上,總是會忍不住買上一碗,「阿姨的豆花一定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我曾這樣傻氣的告訴她。她爽朗的回答「唉唷!那是你不嫌棄啦!」然後我們都會給彼此一個大大的笑容,「回家路上小心!」她在我背後喊著。
    有時候晚上游完泳回家,也會和母親一起到她的攤子吃豆花聊天,「她真的很喜歡你家的豆花。」母親說。豆花阿姨永遠都是同一句話「是你們不嫌棄啦!」她留著一頭紅棕色的捲髮,戴著一副厚重的眼鏡,有點年紀卻仍精力充沛,每次看到我都熱烈的打招呼。好幾年下來,她的豆花一直是三十塊,每次舀料一定是大大一瓢,看著裝盛滿滿的豆花與佐料的塑膠碗,令人食指大動。
    我不知道豆花阿姨的名字,也沒想過要問,我只管她叫「賣豆花的阿姨」,她也只記得我是個吃豆花又加粉圓的女孩,因為這一碗三十元的豆花,我們變成了朋友。我心情不好的時後告訴她,她總說「沒關係啦!來!吃豆花吧!今天多給你一瓢粉圓!」就是這樣不拘小節的個性,讓我一直難以忘懷吧!
    今年夏天,阿姨沒有出來賣豆花,每當我快抵達她的攤子時,心裡總期待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然而卻始終沒有看見。我這才意識到,一小碗豆花建立起的羈絆是多麼牢固。看著空蕩蕩的攤位,我很想念阿姨,於是我了解,並不是她做的豆花特別好吃,而是因為我們打招呼、聊天所建立起的友情,讓這份豆花變得特別。
    心裡還是期待著的吧?身後傳來的那句「回家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