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五期 -
生命的可貴──從南韓沉船事件談起
    一場令人引頸期盼的旅遊,在一夕之間,卻成了一場人倫悲劇。但在如此令人震驚的劫難中,更激發出人性的光輝、生命的可貴。
    「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生命就如同繪畫,上蒼給了我們畫紙、賜予我們寶貴的生命,而我們拿起畫筆沾上顏料,盡情地填滿那張紙,隨心所欲地揮灑自己的生命。而生命的可貴不在於那張紙的質地、顏色,而是紙上我們揮灑熱情所畫出的畫。在這次事件中,船長雖然活了下來,但是他生命的那張紙卻是空白的,他只是一味地想救活自己,而枉顧其他人的性命。他的生命中就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將自己關在籠子中,不願向別人伸出一隻手,他的生命最後仍是孤獨、無法與他人分享,這樣的生命沒有存在的意義,因為他無法將自己對於生命的愛散播給他人。反觀捨身救人的船員──朴智英,即使她已香消玉殞,但她並未真正走入死
 
亡,她的愛、靈魂仍活於我們心中。她在邁向生命終點之前,展現了生命的高貴,她這精彩的人生、勇敢的靈魂將永垂不朽。
    「生命的可貴不在於長,而是在於寬。」因為當生命達到了一定的寬度之後,自然會因包容而延續下去。「生命」並非單指有代謝、反應、生長等生命現象,而是指我們擁有這些生命現象,能對人類社會有多少貢獻,這就是從寬達到無形的長度。這次事件中英勇救人的朴智英趙大變鄭澈雄等,有些倖存、有些罹難。而即使他們的生命走向了終點,我們也會將他們的英勇事蹟永記於心,並繼承他們對於生命的熱愛,向他人伸出援手。
    「生命的可貴」並不在於自己,而是在於自己和他人的連結。人類是群居動物,獨自一人是無法生存的。因此我們應當從小地方做起,適時向週遭的他人伸出援手,繼承這些英勇烈士對於生命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