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六期 -
那鎖在秋天裡的記憶
    在這個楓葉容色逐漸轉紅的秋天,那段鎖在記憶深處的片段,彷彿從潘朵拉的盒子中逃逸,便源源不絕地湧上心頭。在這月圓人團圓的季節,一樣的節慶,一樣的明月,不同的是,想念的人不在了。紅的不只楓葉,還有我那哭紅的眼。
定压补水装置 定压补水装置 冷凝器自动在线清洗装置     爺爺在那年的九月初,與世長辭了。當年年僅十歲的我,只能默默哭泣,一切來得太過突然,我連說句道別的話都來不及,我連再次牽起爺爺的手都來不及,我連和他一同賞月都來不及……太多的來不及,太多的悲痛,我只能將這一切上鎖,埋在記憶深處,讓他漸漸腐朽,人生第一次體會親人的逝世是如此令人哽咽,而爺爺早已和落葉一同凋零,我想忘卻這一切,卻又捨不得親手埋葬這些記憶。
    如今中秋節將至,想起爺爺生前最愛看那月相的陰晴圓缺,我則是會坐在一旁,聽他講年輕隨政府來台的故事,但這些已成過眼雲煙,無論如何向月亮祈禱,耳邊就是沒有響起爺爺那鄉音明顯又粗啞的聲音,反倒是夜風在一旁不停的嘲笑。我想爺爺一定是回到故土了,每到中秋,爺爺的臉龐總會被月光抹上一層淡淡的哀愁,想必爺爺的親朋好友亦是如此吧!隔著一條海峽,始終高掛夜空的月亮是他們彼此的最後連繫。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在這個月圓之夜,爺爺或許正在某處和故人一同吟唱著水調歌頭或是舉杯邀明月,但不論在何處,我們都是看著同一顆月亮。祈禱我對爺爺的思念能透過月光傳遞出去,我將那鎖在秋天的記憶打開,我沒有哭,我只是再次憶起爺爺訴說的往事,在月光之下與爺爺一起……。路加品牌过流式紫外线 厂家供应紫外线消毒器 紫外线杀菌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