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六期 -
生的歡喜
    生命是潔白畫布,等待我們盡情揮畫出繽紛;生命是無言低語,即便平凡而不易察覺,仍有它的動人之處;生命是指針輪轉,一刻一刻的在眼角磨下刻痕;生命是火車旅行,就算沿途風景再美也終會結束,也許讓人回味。在萬物不停流轉的此刻,牠悠游在水族箱的三十天,足以讓人反覆咀嚼,牠生命的可貴。
    「近親繁殖」是小球魚體弱多病的原因。牠是幾十顆受精卵中唯一的倖存者,也是我們家最嬌小的球魚,我們都叫牠「尼莫」──那個大難不死的尼莫──吧檯上,總是有我這顆人頭趴著並睜大雙眼死命地盯著幼魚箱裡小小的牠,從牠剛出生近乎游不動只會原地抽搐到現在,小眼微微睜著,兩對鰭奮力拍打,只盼游出水面找些東西果腹的認真模樣,是我和妹妹最愛觀察的新聞──播報給父親──牠是如此獨特地受上天眷顧;如此富毅力地不放棄自己的生命;如此熱愛這一切地願去理解、探索。
     從一顆魚飼料般的長度漸漸茁壯,已不在幼魚箱的呵護之下,我深信牠已準備好去闖盪那個真實的世界!只是殘酷的現實擊垮了上天的庇護,受大魚兒欺負、搶奪食物的狀況日趨頻繁,以致於身體狀態每下愈況……你說呢?即便如此牠仍盡力的尋找食物,寧可拖著疲憊不堪的紅衣,也不願捨棄對生命的執著,即便最終牠弱小的身軀依舊不敵抽水器……。
    看著牠殘破的紅衣消失在粼粼水光中,第幾天了?我仍舊悼念牠奮力向前的身影,只能用雙眼記錄牠的一切。細細品嚐,牠努力為生命的全力付出;細細體會,牠帶給我那三十天的美好;細細描寫,牠成長三倍大的感動。
    一朵花能開多久?重要的是她曾全心綻放美麗,傲殺他人底片過,就連凋零也是不留遺憾的謝幕!生命不能用種種遺憾的淚水做為記錄,只願全力以赴,揮灑生命最燦爛的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