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六期 -
夏日情懷
    蟬聲唧唧唧的叫著,伴隨著鳥囀在校園中迴盪,烈日之下,我獨自一人在場上投著,一次次空中的弧線入網,我愈投愈是起勁。突然間,空中的弧線停止了,一切都慢了下來,而球飛行的軌跡將我拉回了那時候……
    國二升國三的那個暑假,籃球在班上的流行已到達顛峰,只要天氣好,一定有人在球場等著。當時我和同班六年的兄弟總固定到籃球場報到,投完籃後便開始尋找對手,在場上,我們倆一內一外,遠投近切,彼此的默契配合帶著隊伍連連闖關,打到衣服滴水都渾然不覺。兩個人狀況都不好時,敗陣下場後還會討論怎麼改變進攻模式。每次打完球,兩個人都大汗淋漓,精疲力竭,而我都會載著他一起去買點小東西,車上的我們不只騎起車來搖搖晃晃,還會跟路人開玩笑,雖然已經國中,卻像個小學生一樣。就這麼過了不久,兩個人每天的行程卻因為一個意外而終止。
    一次不必要的耍帥,他落地後撞上了後方的柱子,整個人縮在地上,緊抱著右膝,五官整個糾在一起,在眾人的攙扶之下到了醫院,看完醫生說是骨裂,聽到這個消息,兩個人心都沉了下來,這等於間接宣布兩人相約打球的機會降到了零!看著他不知道要損他還是安慰他,他也看著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在父母的陪伴下走了。隔天我還是一樣到球場報到,但練投時總投不進,打比賽時也一直恍神,打到後來還被隊友罵,回家時,腳踏車也騎得特別慢,總希望這時能聽到他的聲音,甚至感受他巨大的重量,就這麼,我就帶著一副悵然落失的樣子到家,原本炙熱的夏天,就像冬天那麼冷,暑假也這麼的過了,而我也還是到球場練投……
    弧線落下,籃球破網而入,隨後也有一個弧線跟著破網,我往後一看,他站在那,厚實的身軀沒變,笑容比以前更深,我撿起球,轉身向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