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六期 -
夏日情懷
    熾熱的艷陽和視線對上,那熾熱並不十分令人厭惡,模糊的視界,清晰的世界。回想人生的每個夏天,不論是烈陽高照、穹雷震天、陰雨綿延,不論是哪個景象,都隨著消失的現在,出現於過去。那些年的夏天,我與世界的對話,不曾放棄,也不會停駐。
    慘綠少年的心情,的確有如榕樹上不屈的綠葉,容顏總似加速的時空一般快速轉變。總是在此刻道別,面對不論是不捨或是憾恨的過去式,我們總有無限的理由勸自己留下,拒絕未知的明日,只是鳳凰花總是唱著〈今年夏天〉向此刻、向我們、向我們的記憶道別。
    正如少年維特的煩惱所標舉的,擁有煩惱,不過只是另一種經歷,雖然有些看似風光明媚,其相對的障礙又有多深?畢業證書,你的名字叫做苦澀。正是因為放棄了太多夢想、捨棄了太多瘋狂,才會如此耿耿於懷。難怪烈日,總是笑看一切紅塵。
    「這並不是結束,只是另一個開始。屬於我們的世界,才正要開始。」,所以我們又總是在離別的夏日,開始嶄新的未來。不是捨棄過去,而是深藏一切,帶著不同的畫布,用不同的風格,描繪自己另一段的篇章,是啊!這只是我們非凡人生樂譜上,序曲的終止線而已,正式的曲目才正要演奏,如同每人無限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