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六期 -
我的成長,我的純真
    走在喧囂的塵世中,走得越遠,人與人的距離也越遠,我們逐漸瞭解,這個世界的混沌與醜惡,因為我們不再以純真的心看待世界。成長不只奪走了時間,也奪走了能面對世間最原始的純真。純真,從此離我們而去。
    純真,使我們看到世界的良善和美好,令人感到一切充滿希望,不曾認為人與人間會有隔閡。成長,是所有生物不可逃避的航程,起初的小船行進愉快,因為除了純真並無其它貨物,漸漸地,船行漸緩,純真不斷的離開且負擔不斷地到來,直到小船無法再背負更多,終至消失……。
    我們成長,看到世界得更多面,擴大了視野,也縮小了心胸,因為總是在為小事而錙銖必較,總是在擔心、提防,甚至設計他人。人與人的交流也因為純真的消失而虛假,用有色鏡片看任何事,的確,成長使我們看到過去不曾發現的部分,但是也遮蓋了我過去擁有的晴朗天空。
    「人總是在失去了,才懂得後悔。」但是純真卻如時間一般悄悄流逝,所以更該保有自己所剩無幾的純真,至少透過它再次看到曾天天嚮往的晴空,至少最後在墓前弔唁時,還能回憶白雲的形狀、落星的軌跡。
    的確是在逐漸失去純真,在和成長成反比的狀態之下,我們只能為樂當即時,就算看到多少苦難也要想著它任何可能存在的光明。純真是一種笑看事間大小事的浪漫,而成長,正是一種嚴謹面對世間眾人的意志,因為兩者不能常存,所以更該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