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七期 -
老車
    七年前,雪山隧道開通,我們全家人從宜蘭搬到台北,爺爺買了一輛新車,銀白色的車漆和黑色的輪胎成為對比,玻璃是如此的閃亮,從遠處看,車子是多麼的絢爛,多麼的帥氣。在白天,車子像一位英俊的騎士,在高速公路上奔馳;在黑夜,車子像一位忍者,在市區中穿梭。
    這輛車的功能很多,閃亮的車燈,瞪著前方,可以嚇到一旁的路人,也可以像一隻小貓一樣,笑咪咪的看著我,讓我開心;黑色的車胎,用盡它最大的力氣讓車子能在公路上奔馳,飛快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其他車子,連法拉利和藍寶堅尼都會佩服的五體投地;安全帶就像人民保母,一直在車上保護我們的安全,防止我們發生意外;溫馨的電台收音機,會在我暈車的時候,播放動人的音樂陪伴著我,讓我開心;聰明的導航,像大海中的燈塔,指引我回家的方向。而我最喜歡的功能,就是方向盤上面的喇叭,當前面的「烏龜車」走得太慢時,它就會大叫一聲,把前方正在沉睡的「烏龜」嚇醒了,趕緊急踩油門,變成跑車了。因為它叫的聲音太大了,所以遠處學校的學生都聽得一清二楚,這就是為什麼我小時候,最喜歡爬到前座亂按它的喇叭了。
    如今,這輛車已經老了,以前的騎士成了輪椅上的老人,以前的忍者成了笨重的中年人。眼睛閃不亮了,跑不動了,只能向跑車們甘拜下風;收音機壞了,安全帶鬆了,我們的安全也漸漸消失;導航壞了,喇叭壞了,叫聲也變小了。爺爺打算再買一輛新車,我是百般的不願意,但也只能暗自掉淚。
    現在,那輛車默默的在廢車場安息,每次想到它都會不禁掉下眼淚,但是我也很期待新車的到來,希望它能帶來以前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