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十七期 -
對與錯
    當法國百萬人民走上街頭,成群的穆斯林卻在舉槍示威。當言論自由碰上狂熱信仰,當人命和宗教正面交鋒,對與錯,糾結著。
    當法國查理周刊畫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並大肆嘲諷,再凛冽的寒風,也吹不息穆斯林心中的熊熊怒火,「呯呯呯!」槍聲響起,十餘條無辜的生命劃上句點。法國上百萬的民眾走上街頭,說自己有言論自由,人人不可剝奪,但穆斯林也舉槍高喊,要誓死維護先知的尊嚴,但到底是誰對誰錯,卻莫衷一是。
    我認為雙方都需為此事負責,因為無論如何,人命關天,殺人絕對是不妥當的方式,這種剝奪他人生存權利之作為,毫不可取。但反觀法國查理周刊,打著法律之前言論自由的旗幟,但卻忽略尊重他人文化是一種道德,違反道德、辱罵他人,卻以法律當擋箭牌,如此作為,同樣令人摒棄。
    許多雙方衝突並沒有誰對誰錯,反而有許多情況下,是兩方都各有對錯,環環相扣,若非查理周刊汙辱回教先知,穆斯林何以如此震怒?在對與錯中,內心的掙扎,看著新聞中人人憤怒爭取人權,心中卻不斷思考:究竟是被殺者可憐,又或是汙辱他人者可惡?新聞中各國譴責穆斯林的暴行,卻又有誰想過,查理周刊的言辭,對穆斯林而言卻是更暴力的打擊。
    對與錯並非絕對,有時卻是相對,我們應明辨是非,而不是單譴責其中一方,我們應在對與錯中仔細分析,才能理解真正的對與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