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三期 -
背影

  我和弟弟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快要十五年了。但是和我不同的,他的脾氣比我壞得多。


  爸媽的同事們總是說我們倆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同學們也說我們長得很像,人人見到我們都說,長得真像,但我始終不這麼認為。


  直到上週,弟弟犯錯挨打,我忽然覺得這場景依稀相似,仔細一看,他因啜泣而抖動的背影,宛然便是小時候的我。


  以往在整理舊照片時,大家常常會把我和弟弟搞混,可見我們多像!只是我從來不曾去注意。最近在訓練他上台演講,在台上努力練習的舉動,也和我一模一樣。


  其實在成長的路上,他不斷的在追尋我的背影,依循著我的腳步不斷前進。雖然多了一個哥哥的陪伴,但是不用摸索的道路卻讓他迷惑:為什麼非得追循哥哥?我的存在,是他一種無形的壓力,也是個脫不去的束縛,他不想只成為第二個我,無可奈何,他還是得不斷的前進,而且我們的「媽媽」總是被我佔據,因為:哥哥的作業需要幫忙,你自己去玩,哥哥要補習,你看家,兒童樂園哥哥不喜歡,我們去別的地方玩。


  媽媽現在正在幫我作海報,弟弟又獨自在牆角看書,他的背影很矮小,但是卻映出了無人陪伴的孤單與寂寞。


  我忽然覺得,我應該像愛自己般愛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