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五期 -
縫針記

  「筐啷!」一聲聲響,接連而來的是一聲聲的尖叫聲,以及腳步聲,當我回過神來時鮮血已經沾滿了我的雙手,還不斷的滴到我白色的襯衫上。
 那是我一年級所發生的事了,到現在,我還是心有餘悸;那時老師立刻叫幾個力氣大,膽子大的同學,攙扶著我到保健室去,護士阿姨很熟練的拿出一塊紗布,幫我止血。起初我的右手還沒有任何感覺,但是不一會兒,痛楚立刻傳遍了我的全身,鮮血有如醫道鮮紅的紅泉,源源不絕的從我的皮膚下湧了出來……。


   一會兒,媽媽趕到了,她立刻把我帶到醫院去,車上我的右手還不斷的抽蓄著,腦袋昏昏沉沉的,好像有一把火,在我的頭裡燃燒著,而且還愈燒愈大,彷彿要把我全身燒掉似的。到了醫院,醫生仔細檢查我的傷口,判定要縫針,不然傷口不能癒合。聽到了個判決,我差點昏了過去。不過為了要痊癒,我只好答應了。縫針的過程,我被麻藥控制,所以有疼痛的感覺。縫完針,我的手仍然不停的抽蓄,而且四肢無力,於是媽媽把我帶回家休息。 


   經歷過這件事,我的心仍然餘悸猶存。每次睡覺的時候,都要看一下疤痕,警惕自己,下次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