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刊七期 -
蛻變

        數週前,乘著暑假的尾聲收拾櫃子,卻意外的翻出兒時的玩物。剎那間,童年的點滴、孩堤時代的回憶排山倒海般的襲來……我這才發現那些無慮的時代早已蕩然無存,剩下的,也只是一些破碎的思念罷了。
  翻開泛黃的舊相簿,一張張生動的照片呈現眼前。嬌小的我們凝結在平面的紙張上,上揚的嘴角正勾引著我的回憶……。
  一張尺寸稍大的照片躍入眼中,滿臉稚氣的我拉著弟弟,笑得如初綻的花朵。身後的背景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滿坡的綿羊安詳的嚼著草皮……這是清境農場!
  那一年,我五年級。我們到清境農場試圖拋開紅塵中嘈雜的喧囂。那一天,我們開著休旅車在高速公路及柏油路奔馳了好幾個小時,我和弟弟更是無聊到只能睡覺。然而隨著溫度的下墜,我們也越來越開心。後來,爸爸甚至同意打開天窗讓我的臉迎著風,咧著嘴在車頂傻笑、看風景。
  奔馳過漫長的一段山路,我們終於到了我們的旅館—瑞典假期。瑞典假期簡直棒呆了,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新的,連床單都好像是剛剛才從百貨公司採購回來的。我們開心的在床上打滾,尖叫的互相丟著雪白的枕頭,或抱在一起滾來滾去,簡直興奮到了極點。到了這裡,我們遠離了熟悉的喧嚷與塵囂,連心都變得單純了。我們不再沉迷於電玩、電視或漫畫的深淵裡,只是開開心心的跑著、跳著、追逐著,好像又回到了那個懵懂無知的年紀。
  晚上,我和弟弟靜靜的坐在陽台上的大搖椅上,晃過來、又晃過去,靜靜的欣賞滿天的星斗、聆聽安靜的蟲鳴鳥叫。這裡的夜,好安靜。似乎連打破這份沉靜都是種罪過。回到房內,我和弟弟相擁而眠,甜甜的進入夢鄉,被柔軟的棉被簇擁著,入睡。
  回想兒時的情景,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嘴角漾起,但一滴念舊的清淚卻凝於眼角……如今我已是個慘綠少年,無憂無慮的時代也不再適合我了。輕輕拾起另一張相片,思緒卻再度將我吞沒。
  那一年,我六年級。小學的校園裡,矗立著一棵高大威武的欖仁樹,六年來,是他忍受著日曬雨淋,寸步不離的守護、陪伴在我們的身邊。即使它賣力的抽出新芽;即使它努力的吐出新鮮的空氣;即使它殷勤的張開雙手,替我們擋去天上火辣辣的熱,受到的待遇卻還是無情與冷漠。年邁的它,在我們沒有感情的雙眼中留下一個美麗的倩影,儘管如此,我們那不算遼闊的心田,竟連一塊陰暗的小角落都沒有留給它—他,依然被眾人所忽略。
  畢業那一天,我忽然想起了它。仔細看看它充滿皺紋的臉龐,在許多學生的笑聲中,竟顯得有些落寞;用手輕撫著他被遺忘已久的軀幹,在經過歲月的侵蝕後,竟還懷有淡淡的安詳;用力地嗅著它,在經過汙濁的空氣的混淆,竟還聞得出一絲芬芳;把背緩緩的靠著他那依然筆直的身體,在經過小孩子們的蹂躪,竟還感覺得到一點兒溫暖。這棵飽經風霜的樹,糾纏出我無限感慨的思緒……望著那棵樹的是同一雙眼睛,但時間的流沙,是不會留情的。 
  過去天真的思想,爛漫的想像,早已被淡淡的苦悶所取代。就像一塊香醇的巧克力,濃郁、芳香、甜而不膩,卻幽幽地帶著一股清澀的苦味。今天唯一能重溫舊夢的,只有殘存的回憶和模仿當時清新的活潑文筆。
  但這似乎就是……人生;雖然再多的慰留也無法挽回消逝的光陰,但我們度過的每一刻,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我的人生,就像是一場精采的戲劇,有悲、歡、離、合,也有喜、怒、哀、樂。有時要開心的去旅遊,有時癡癡等著辛苦外出工作的爸爸回來團圓,有時和弟弟爭得面紅耳赤,有時又為了分數的落差輕輕地啜泣著….我的生命中有許多獨一無二的感受與體驗,是別人所沒有的,讓我可以憑著記憶靜靜的去摸索。
  人生像是那陳年老酒,品嚐起來甘醇,卻又五味雜陳;又像那老婆婆捧著的的珠寶盒,輕撫上面的裝飾,細數著以前的過往。人生是懵懵懂懂、如夢似幻的,是我最珍貴的寶物;更像一個看似簡單的迷宮,這一座迷宮,在沒有他人的幫助下,獨自一人緩慢的摸索,常常讓人徬徨、迷失自我…但是只要找到互相依賴的知心朋友或親人,走這一座迷宮會更加輕鬆。他們在你茫然焦慮時附在你的耳邊安詳的呢喃,使你感到心安;他們在你迷失自我時用充滿憐愛的笑聲將你從迷霧中引領到正確的道路上,讓你不再懷疑。在這個迷宮中,你可能會常常碰到死胡同,卻可以從中吸取許多更深層的經驗……
  淺酌一杯陳酒,品味一下醇厚的味道;指尖滑過那所謂的珠寶盒,回味那逝去的歲月;輕輕地吻一下我的寶物,想像未來的美好;顫動的指頭伸向漆黑的未來,準備迎向另一個岔路……未來的路上,是深陷的沼澤還是美麗的彩虹?是危險的叢林還是晴朗的伊甸園?我不在乎,我只想踏著堅定的步伐,一步一腳印地踏出自己的美麗人生。